小nei的蝴蝶袖君

看这里🇷🇺🇺🇸🇨🇳

这里是小nei√,一个很透明的写手,
沉迷黑三角无法自拔,
凯源一生堆,
蜘蛛侠是我男朋友,
白撒真的很好吃相信我!
就是这样。

头像来源@蛆小虫
封面来源@茶二

【萨明/明萨】两个玩梗的小段子(倒车梗+蜘蛛侠)

①萨明场合(倒车梗)

“哈哈哈,倒球,倒球……”萨沙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嘴依旧合不拢。

  “所以,请注意,倒…“成明顿了顿,咽了口唾沫,“‘Pay attention, car is coming.’是个什么梗。”

  “什么你不知道吗?就是开车的时候啊,开车。”萨沙一脸认真解释。

  “开车?什么开车?”成明有点懵地喝了口水。

    “天哪!你连开车都不知道?这样不行啊,小老弟!”

  萨沙将手搭在了成明肩上,嘴角微微勾起,“那就让大哥我来教教你吧……”

  “嗯……”成明微微点头,脸上透着一点红。

  …… ……

 

   当成明看到萨沙骑着一辆三轮车,冲着他喊,笑得灿烂,还指着后面加装的小椅子可劲嘚瑟的时候。他有种想死的冲动……

  “成明,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哥们要来的三驴子!哥带你溜达几圈?”

  “诶?小老弟你咋跑了呢?你等我停个车嘿!”

  “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②明萨场合(蜘蛛侠梗)

  “你看!今天我演蜘蛛侠!”刚穿上蜘蛛侠T恤的萨沙正特别兴奋地在成明旁边晃悠。

  “你不合适。”成明摇了摇头,“众所周知扮演蜘蛛侠的应该是英国人*。”

  “啊?”萨沙有点懵地看着成明。

  “没什么。”成明把手里的书合上,冲萨沙一笑,“所以节目组给我安排了什么角色?”

  “Harley?还是Harry来着?”萨沙偏着头想了想。

  “哦?”成明挑了挑眉,向萨沙走了几步。

    萨沙有些不知所措地跟着向后几步。

  

   成明突然冲上去抓住萨沙的领口,瞪起眼睛,抓着衣领的手因用力有些泛白,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恶狠狠地说:“ I CAN SQUASH YOU LIKE A BUG RIGHT NOW!(我可以像踩死一只臭虫一样踩死你!)”

  看着有点被吓到的萨沙,成明弯了弯嘴角,松开手,拍了拍萨沙的肩,“嗯………绿魔的台词,爱豆都是这么演戏的。”

  “小老弟,你干啥玩意儿啊?”萨沙回过神来,“你要扮的是钢铁侠葬礼的小男孩,你给我学个绿魔整啥整啊……”

  “咳。”成明看着穿着蜘蛛侠T恤显得特别有少年气,正在喋喋不休打着大碴子味嘴炮的萨沙,轻笑道,“收回前言,你挺适合演Spider-Man的。My little hero.”

[END]

注:蜘蛛侠电影有两代演员都是英国人。



看了非正,这两人都太可爱了。无论是萨明还是明萨都超好磕!小老弟和大宝贝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写点小段子,有点ooc,不懂东北话,是百度的,请不要嫌弃w

祝阅读愉快!

【黑三角】关于唱歌(诈尸小段子)

  一天黑三角一起去唱卡拉OK。
  阿尔:“我说,我们来合唱一首吧!Hero的歌喉也是世界霸主级别的!”
  伊万:“阿尔肥你这个#&%¥$,不过如果和小耀一起唱我没意见哒~”
  老王:“可是我们并没有可以一起唱的歌啊。”
  阿尔:“什么?!这个世界的大家竟然没有可以一起唱的一首歌吗?作为世界的Hero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不行!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我要创作出一首全世界人民都会唱的歌曲,就叫——《国际歌》!”
  红色组:好像哪里不太对……

仅供娱乐。(◦˙▽˙◦)

【白撒/七夕发粮/短篇】暖


白读书x撒博士,零食狂魔白x便利店店主撒,甜向,无玻璃渣,有点ooc,不喜勿喷。(๑ˊ͈ᐞˋ͈)ƅ̋

  目送着前来心理咨询的街坊走远了之后,撒博士开始动手整理桌上摆放的有些杂乱的案卷,当他把所有的案卷整理完毕,已经过了中午12点。
“时间差不多到了……”撒博士抬头望了望指向1的挂钟钟,便脱掉了正经的西装外套,随意地躺在了安乐椅上,随手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打开挂在墙上的闭路电视,调到那档深受自己喜爱的法制节目。
  是的,这就是拥有博士学历的便利店店主撒博士日常所在干的事情,每天早晨他都会为邻里乡亲召开心理咨询,而午后则会悠闲地在店里观看电视,直到夜晚关门。至于便利店的收入什么的,撒博士似乎对此并不关心。
  然而在这平凡而有些无趣的日常里,却依旧会存在着一抹暖人的亮色。
  “刷”的一声,便利商店的玻璃门被拉开,门外炎热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让已经看电视看得入迷的撒博士回过了神。一位手里提着塑料袋的白净少年已经走进了便利商店,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足以可见外头的炎热。少年将玻璃门关好后,便驾轻就熟的从冰柜里拿出一罐冷饮,闷头灌了几口,接着便坐到了柜台旁靠近撒博士的位置上。
  “小白,你今天好像来晚了。”撒博士抬头看了看时针已经指向“1”的挂钟。
  “嗯。”白读书点了点头,从塑料袋里面拿出了还冒着热气的炸鸡,“新开的,生意不错,我去尝尝鲜,排队排久了点。”
  “我这里有炸鸡饭啊。”撒博士看着满头大汗的少年,不由得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图一个新鲜热乎劲。”
  “你是指冰柜里的速食炸鸡?”白读书扯了一口炸得金黄的嫩肉,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眼神。
  “我觉得那炸鸡饭挺好的……”撒博士念叨着,眼睛却一直盯着白读书手中鲜嫩流油的炸鸡。
  “好什么?”白读书快速地解决了手里那块鸡腿,熟练地从柜台边抽了两张餐巾纸,抹了抹嘴边的油,“你尝过这个才叫好呢。”说完把剩下的炸鸡朝撒博士面前推了推。
  “嘿?我就不信这炸鸡能好到哪儿去!”撒博士嘴上抱怨了一句,便麻利地把炸鸡包装拆开,开始大块朵颐。
   白读书拿起面前放着的冰镇饮料,小小的抿了一口,看着面前正在努力吃掉两人份炸鸡的撒博士,嘴角不由得轻微上扬。
  白读书是就读于S市名牌大学的一位学生,由于父母担心他在宿舍过的不习惯,便给他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供他生活起居,而撒博士的便利店就是离公寓最近的便利店。
  撒博士和白读书是一对忘年交。对于白读书来说这挺不可思议的,因为他只是隔三差五的在撒博士店里购买一些速食食品和解馋的零食,加上他并不爱和陌生人搭讪,所以并没有和撒博士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单纯地保持店长与客户的关系。而撒博士可是对这位不善言辞,独来独往,而且每一次总是大包小包的购买成堆零食的超级大客户有特别深的映象,但是出于对客户的尊重,他并没有多过问什么。
  真正让他们熟络起来的是一个下雨的午后,白读书公寓里的空调莫名其妙罢工了,炎热的天气迫使他来到便利店蹭冷气,他踏入店门的时候,撒博士正在专心致志的观看一部推理剧,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白读书也没有多说什么,找到一个靠近食品货架的椅子坐下,埋头研究起了自己的功课。
  白读书本身就对枯燥的课本没有多大兴趣,再加上便利店里电视声音的吵杂,他也没能静下心来学习,没过多久就把课本放在了一遍,跟着撒博士一起看起电视剧来。
    可能由于下雨闷热的缘故,便利店一个下午都没有来客人,坐在店里的一大一小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观看电视剧集消磨了一个下午。待到白读书感觉腹中饥饿,外头早已是万家灯火。
  白读书揉一揉已经坐麻的双腿,起身走到柜台准备买拿一碗泡面。正当他拿起泡面准备结账时,之前还沉浸在电视剧之中的撒博士,忽然大叫了一声,站了起来。白读书朝电视看去,那上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难道是插座没插好……”白读书听到完全忽略了自己,正在拿椅子准备修理电视的撒博士小声嘟囔着,“明明很快就可以知道凶手是谁了……”
  “管家。”
  “嗯?”撒博士意识到背后有人,转过头,便看后头那位清秀的少年用一种自信的眼神看着他。
  “方便面。三块五。”白读书将零钱放在了柜台上,随手拆开了方便面包装,开始往里面加热水。
  “实在不好意思哈……让您久等了……”撒博士麻利地回到收银机前,迅速结完了账,“你刚才说什么?管家?你是说凶手是管家?”
  “嗯。”白读书看着面前还未泡好的方便面,轻轻的点了点头,“因为要拿回凶器,所以凶手只有可能是见过死者两次的人,而管家是发现尸体的人,所以只能是他。”白读书简明扼要的说明了自己的推理,却不料撒博士对此并不认同。
  “管家在发现尸体的时候旁边还有其他人,如果在明目张胆的他们面前收走凶器,那实在是太冒险了。”撒博士自信地摇了摇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我大学本科主修可是刑侦学,听我的没有错,凶手应该是B。”  正当他自信满满的做出论断之后,电视机突然有了画面,里头的侦探正和撒博士一样故作高深地揭晓着真相,“凶手就是你——管家!”
  “哈?”撒博士看着电视机上所公布的真相,不由得傻了眼,又赶忙支支吾吾地为自己打圆场,“所,所以我后来改学心理了……”
  “噗嗤。”看着撒博士一脸窘迫地编出那套说辞,本已经憋笑憋到双脸通红的白读书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撒博士看着眼镜上还蒙着一层水雾,却笑得十分欢乐的一脸滑稽相的白读书,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这样,他们彼此看着对方,笑容灿烂。
  之后的每一天白读书都会光顾撒博士的便利店,或是在里面买东西,或是带着一些吃食和撒博士一起分享,或是静静地陪着撒博士看电视。
  “你是怎么想到在这里开一家便利店的。”白读书喝了口摆在桌上的冷饮。
  “嗨,关注基层群众心理健康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嘛。”撒博士嘴里塞满着炸鸡含糊不清的回答,“开个便利店又能深入群众,又能养活自己,多好。”
  “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觉得当法制节目主持人才适合。”白读书笑道。
  “我哪有电视里的人那么帅啊,我不上镜的。”撒博士吞下了口中的鸡肉,坚决地摇了摇头。
  “我觉得你挺好的……”白读书突然换了一种正经的语气,盯着撒博士的眼睛,说“挺好看的。 ”
  正专心吃着炸鸡的撒博士抬头便撞上了白读书澄澈的眼神,一时觉得嘴里噎得很,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他们彼此望着对方很久,直到撒博士感觉腮帮子有些酸痛,才扬起头,一下子把鸡肉吞下去,又觉得十分口渴,拿起手边的冷饮又往嘴里送。
  “那是我的。”白读书淡淡地提醒了一句,眼睛里却盈满了笑意。
  “我,我们谁跟谁啊。你,你再去免费拿一瓶。”撒博士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惊慌失措的补充道,又觉得还回去十分尴尬,便抱着那瓶冷饮没有撒手,又装作专心的欣赏起电视来,等到白读书从货架那拿了一罐新的冷饮,撒博士才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手中的饮料,嗯,挺甜的。
  “你觉得B市……这个城市怎么样?”白读书低头看着手中的冷饮,突如其来地问道。
  “B市啊……我博士就是在那里念的,还不错吧。”撒博士喝了口冷饮,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这个学期的课程很快就要结束了,我已经被B市的一所公司录取,而且我家乡就在B市……”白读书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最后宣告,“我后天就回B市了。”
  撒博士听完后微微愣了一会儿神,像是在消化白读书所说的话,过许久,他终于挤出来一丝笑容,“可惜我少了个大客户……回去挺好的,挺好的……”
  听着撒博士喃喃自语,白读书有些气恼地抓了抓头发,“好什么!都是父母给我安排的,学校也是,工作也是……连‘读书’这个难听的名字也是他们安给我的。”
  “他们也是想要你出人头地……”撒博士刚想要安抚白读书的情绪却被他接下来的话给逗笑了。
  “也不想想自己姓白,那可不就白读了吗?”
白读书撅着嘴孩子气般地嘟囔。
  看着眼前没来由生闷气的少年,撒博士转身从柜台里拿出了一颗小小的大白兔奶糖,递给了白读书,脸上挂着微笑。
  “你当哄孩子吗?”白读书嘴上抱怨着,手却郑重其事的接过了撒博士的奶糖。
  “小白,人生呢,就像这颗奶糖,或许你的生产厂家品牌早已被制定的明明白白。”撒博士缓缓说道,“可是啊,这里头的味道,却取决于你自己的用料……”
  “什么牵强的比喻啊……”白读书拿着奶糖,嘴角扯起一抹笑意,看着眼前“不过,还是谢谢了。”说完便起身离开。
  “明天见。”白读书回身冲撒博士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白读书看着撒博士,笑容暖人。
























撒博士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处所,阴暗狭小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杂乱的书籍,还弥漫着一股食物腐烂散发出来的恶臭。撒博士往浴缸里面放热水,却因为醉酒脚下不问,一头栽倒了浴缸里,水温正好。
  撒博士挣扎着摸索出放在衣兜里的刀具,看着刀面反光里狼狈的自己。
  撒博士是微笑抑郁症患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患上了这种病症。他开始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他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开起了一家便利店,想要转换心情,而同时,那位面容清秀的少年闯入了他的世界,给他的世界带来了温暖的阳光。撒博士原先以为自己病已经痊愈了,但在白读书说他要离开的那一刻,久违的无力感又马上涌了上来。
    “结果还是没有对他说出那句话……”
  白读书在灯光下望着手里两份去B市的机票,“算了明天再说吧……”
  “明天见?抱歉小白,我可能没法见你了……”
  撒博士自言自语着,用哆哆嗦嗦地刀划开自己的手腕,鲜血直流。
  “滴答滴答……”
  白读书看着闹钟,嘴上挂着笑,明天和撒博士表白,并且一起去北京。
  “我会和你一起离开……”
带有温度的血液混合着浴缸里的水,变得冰凉。
  “感谢你温暖了我……”
  “真幸运可以遇见你……”
  “你是支持我生活的动力”
  “我爱你……”
   “你是我生命的全部……”
  白读书翻出来衣兜里的奶糖,想起了撒博士那明媚的笑脸。
撒博士看着白读书,笑容暖人。
 

【白患者x撒患者/超短】整容医院的故事(外冷内吐槽役白x逗比撒)


撒患者发现院里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患者。

“你说他每天待在那里不说话干什么。”

“不知道,可能吃了美白药困吧。”何患者如是说道。

“那你怎么不困呢?”

“我?困了的话,眼睛就不会大了。”何患者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撒患者没有再回答,他在认真思考这到底是个整容医院还是个精神病院。思考良久,撒患者决定作为我院之光,他必须要好好搞清楚白患者的底细。

撒患者观察白患者一天了,这家伙每天除了坐在那边发呆,就是和何患者打空气。偶尔光顾院里的煎饼摊,还会对那位盛世美颜仅次于自己的煎饼小哥提出煎饼一定要熟到焦的奇怪要求,理由是自己对生命过敏?!

不过撒患者不会气馁,他一定会找到攻略(雾)白患者的突破口的!




白患者着注意到撒患者一直在偷偷的观察他,对此他很苦恼。

因为每天坐着发呆的时候,面前总是会发现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飘过并且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自己,真是毛骨悚然 。

白患者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卖煎饼的小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煎饼小哥可以更好的理解撒患者的心思。可能是因为经常看到他们互相商业互夸一个半小时吧。

“所以……你很担心?”
“嗯。”
“年轻人轻松一点……这些事情很正常。”
“嗯。”
“你除了黑一点长得还不错的,自信一点。”
“嗯……”
“勇敢去接受爱情吧!”
“嗯?!”
白患者之后明白了一个道理,姓撒的人都不太靠谱。

不过他现在突然觉得撒患者一直缠着自己也不错。

“楼下的流肉粉,我一天可以唆八碗的咯,随便你次”
“嗯。”

可能有续集√

老王:阿尔,中国不欢迎你,下次别来找我了。
阿尔:王耀你在说HERO是垃圾吗!
老王:不你不是,但你吃的是垃圾食品。
阿尔:mmp.......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珍爱生命,远离洋垃圾:)

俄罗斯世界杯赛场上,无缘世界杯的金钱组两人因为万达和蓝路路的广告怒刷了存在感。这算是黑三的糖吗?(๑ˊ͈ᐞˋ͈)ƅ̋

【黑三角】关于本家设定的小段子 第五弹

①关于上司
  王耀的龙上司最近非常惆怅,在西方文化里龙是邪恶的象征。以前在特殊时期,凭着自己凶恶(雾)的面孔,倒是可以在外交上有些便利。但现在都提倡和平外交,滚滚外交大受欢迎,导致自己非常不受王耀重视,颇有中年危机感呢。

②关于HERO(2)
   众所周知阿尔弗雷德是一个超级英雄迷,每天抱着超级英雄片不离手,而且还会用自己的特权看一些先行版。于是最近阿尔弗雷德对自己的现任上司非常不满意,因为上一任上司在的时候复联的英雄都没有死掉!!(23333。)

③关于安检
  伊万分家的时候,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人比阿尔弗雷德还要更高兴,那就是——勤勤恳恳的机场安检人员。他们表示以后再也不用托运伊万随身携带的重得离谱的镰刀和锤子,简直太棒了!QAQ
   

【露中心/微黑三】好日子(苏联解体背景)


国设,ooc预警,带个人主观色彩,不喜轻喷。
  今天是12月25号,对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他即将打破压抑的专制的桎梏,迎来自/由/民/主的新世界。
  此时的伊万正趴在自己小屋的窗前看着外头的景色,冬天的莫斯科总是很单调,白茫茫的雪似乎掩盖住了一切,天地之间一眼望不到边的白,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刺眼异常。外头的街上安静极了,似乎所有人都在屏息期待着那翻天覆地的一刻。伊万看着自己手里的伏特加酒瓶,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绯红,脑子有点晕眩。
  “今天,是圣诞吧?”伊万轻抿了一口酒,望着外头的雪,不知为何他想起了在白令海峡另外一头的那个张扬的美/利/坚小肉球。一到这个日子,阿尔弗雷德总是会拖着一堆五颜六色礼物,强行的给每个国家化身塞礼物,脸上笑容灿烂,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过圣诞,甚至连伊万这样万年死对头都能收到包装在礼物盒里的军/火/交/易合同这类让人苦笑不得的礼物。
  伊万想象着阿尔弗雷德在这一天穿着并不适合他的正经的黑色西装,举着酒杯,同其他人一起在奢华的房子里享用着圣诞晚餐。宴会场所四周的墙壁都装饰着绚丽的彩灯,桌面上的食物上散发着薄薄的雾气,温暖的室内弥漫着淡淡的酒香,与宴人的脸上挂着绯红,在那里谈笑风生。“哦——这该死的资本主义……”伊万咒骂了一声,又突然咧开嘴笑了,“嘿,我都忘了,我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了……混蛋,有钱有什么不好,我当初真的是被那可笑的红色理想弄晕了脑袋。”伊万仰起头,把酒瓶里剩下的伏特加一饮而尽,辛辣的酒精灼烧着他的食道,嗓子也火辣辣的疼,伊万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睛被呛出了泪花。他艰难的爬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桌前,倒了一杯冰水灌进自己的口腔。强烈的刺激让他又接着咳嗽了起来,他的身体上下剧烈抖动着,身体的每一次震动都将伊万身上地伤口重新撑开,撕裂,伊万他似乎感觉到口腔里弥漫着腥甜的气味。“该死。”伊万小声地咒骂,想直起身子,但却踉跄的摔在地上。过了许久,不适感稍稍减退,伊万停止了咳嗽,长久又频繁的咳嗽,让他几乎耗费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最后,他瘫坐在桌旁,久久不语。
  伊万是被上司带到这里来的,新的上司似乎希望他能够尽快忘记那些“红色思想”,便把他送到了这个房间。房间里几乎是空荡荡的,只有黑洞洞的墙壁,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几瓶伏特加酒瓶,还有凌乱已经被撕烂的纸张。那些纸是来自上司给他的几本书,事实上上司除了每天给伊万提供必要的吃食,还会带几本阿尔弗雷德或者是亚瑟柯克兰家的哪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满口理论大话的学者写的书。伊万一开始对这类书非常的反感,那些满口胡言的资/本/家,扯着自己胡诌的谎言,口袋赚的鼓鼓囊囊,却告诉你这都是市场规律,简直是可笑。
“可是他们的人民却爱戴他们不是吗?被人所喜爱才是顶头要紧的事……无论是用什么手段。”伊万自嘲般地摇了摇头,他感觉头疼得厉害,像是有几只好动的虫子在脑子里胡乱地钻动。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已经不知道了,或许从他成为“苏/联”时就已经存在了。但是那时候的伊万并不会在意这些,他的手中握有力量,他的胸膛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目标坚定,手段强硬,令所有的国家都敬畏他,害怕他。那时候他是雄据一方的东欧霸主,风头无两,他醉心于同阿尔弗雷德的争斗,醉心于自己所拥有的权力,于是他忽略自己那一直不适的身体。但是现在呢?那一直被他忽略的东西却反过来将他打倒,昔日的东欧霸主如今却像是被遗弃的孤儿一般蜷缩在阴暗的屋子角落。伊万的身子彻底垮了,没日没夜的疼痛啃咬着他的神经,撕心裂肺的痛觉几乎每每要让他昏厥。他的人民咒骂他,厌恶他,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希冀着他能够消失。人民陷入了疯狂,之前政府给予他们的希望,让他们能够在饥饿与寒冷中苟延残喘,但是生活的一步步恶化压迫着他们的神经。苏/联是那么的强大,又是如此的脆弱,仅仅需要阿尔弗雷德那花言巧语般的引诱就可以让伊万的子民陷入疯狂。他们像是淬入了仇恨的火焰,不停地辱骂着自己的国家,嘴里念叨着“自由”,用自己的双手亲手毁掉耗尽鲜血才的来的一切,对于国家化身来说,你不能给人民希望,那么就只能灭亡。
   脑袋变得昏沉,伊万的眼前似乎有了幻影,王耀的影像模模糊糊地站在他的面前,那位东方人的脸上依旧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淡漠神情。
  “怎么?来看看你的老大哥狼狈不堪的样子吗?”伊万冷笑,眼睛有些发红。
  “无论你变成什么,中/国永远将会在第一时间和你建立外交关系。”伊万看到王耀偏了偏头,嘴角挂着他许久没有看到过的温柔的微笑。“毕竟我们曾经是同志。”声音轻柔地让伊万有些恍惚。
  “够了!闭嘴!”回过神来的伊万气恼地将身边的酒瓶子砸向王耀,可是传来了的只有瓶子碎裂的响声。
  “王耀你以为你是谁?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对我指手画脚?谁需要你的怜悯?没有人!”伊万失态地吼叫起来,嗓子嘶哑得像是被人掐住,“哦,你这个叛徒,你这恶心的叛徒,瞧瞧你虚伪的嘴脸。听听你是怎么说的。市场经济只是经济手段? 真是美妙的说辞啊,王耀。我都要信了呢。”
  “不过没有关系王耀,我现在也明白了游戏规则,妈的红色主义,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伊万的话语逐渐变得有些发颤,“王耀你看清了,现在我也看清了。不过我比你更彻底!我会彻底的脱离着该死的颜色,而你依旧在这肮脏的大染缸里打转。最后还是我赢了,我是最厉害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才是最后的赢家! 对的,我是赢家,赢家……”伊万最后开始像是疯魔般的呢喃,眼里布满了血丝,眼泪顺着他的脸颊划下,掉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儿痕迹。
  过了很久,周围的声音变得嘈杂了起来,伊万听到了“噔噔”地脚步声在向他靠近。门开了,是他的新上司,从上司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很愉悦。
  “哦,亲爱的伊万先生,一切都办妥了,现在你只要在电视上告诉全世界,现在你不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了,你改变了,变得友善了,一切都会变好的……”上司看见伊万的神色有些奇怪。“怎么了吗?伊万先生。”
  “一切都会变好吗?”伊万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哦,当然。”上司那堆满横肉的脸笑了,露出了他嘴里了大金牙,“只要你愿意改变,人民一定会过得好起来。一切都会变好的,连尊敬的美国先生都托我向你问好呢。”
  “那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伊万看了上司那鼓鼓囊囊的口袋,嘴角勉强扯了一抹笑,跟着走了出去。外头人声鼎沸,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炫目的喜悦。
    1991年12月25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值得庆祝的好日子。除了伊万。

 
 
 
 
 
 

【黑三角】黑三角cp组名新解&新编

①黑锅三角
  作为站在全世界巅峰的三个男人,不学会互相甩黑锅是绝对不可以的。于是乎,当你打开新闻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阿尔:政治——怪伊万,经济——怪老王,军事——全都是你们红色组费尽心机,机关算尽,处心积虑让局势动荡brbrbr
  伊万:经济进步局势稳定——全是我的功劳,经济停滞发展受阻——都是别的国家给我添堵,阿尔绝对和王耀谈好了来排挤我。
  老王:几个充满剥削和压迫,资本主义丑恶嘴脸,干扰别国内政的大国——阿尔和伊万,楚楚可怜每天谋发展的国家&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我自己。

②黑土地三角
众所周知,世界上仅有四块黑土地,其中三块分别位于美/国,中/国,乌/克/兰(属于前/苏/联的一部分)。所以黑三角这个名词是起源于前/苏/联/时期,对于兢兢业业种田,勤勤恳恳劳作国家的简称。这三个国家有着淳朴的民风,以及善良的性格,每家每户沉迷种地无法自拔。不搞军事扩张,不搞海外贸易,不搞恃强凌弱,这三个国家守着内心最最质朴的纯真,是这乱世之中难得的一抹宁静与心灵的救赎。而他们这种与世无争的行为方式至今被人称道,于是人们尊敬的称他们为——黑三角。

③耀中心黑三角的新名称
关于耀中心黑三角也许我们可以这么叫:红色金钱——人民币——软妹币——软妹。所以以后遇到耀中心的黑三角就可以称呼为软妹组。与此同时我认为软妹这个词也非常适合黑三角的角色定位,一群掌控世界的软妹2333






未完待续……

【APH】米耀ONLY本《GUN&ROSE》预售链接放出

啊啊啊!棒!买爆!

长发:

占Tag抱歉


之前已经放过米耀本《GUN&ROSE》的二宣,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推迟了预售链接的放出时间,现在重新放出预售链接:


预售二月五日晚八点正式开始。


详情请点击:预售链接


预售前十赠送海报,预售前一百随机赠送明信片A、B版,同时购买正本和特典还将赠送明信片C版,正刊、特典以及周边信息详情请见如下宣图:




再一次感谢我们全员Staff在此期间所付出的心血,再次感谢各位小天使对我们的支持。


文手: @writewinter  @淮南子 采桑  @竹九清梅  @Ryan_小满  
画手:  @卍千岁濂卍  @雪  @暮影伶仃  @布谷鸟   @Pcal洵_  @❁锦鲤露比汤  @屋间的木人 以及豆豆


宣图:     @山河长诀